崇阳港口乡禁用一次性塑料制品

发布日期:2019-10-19 10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图为:4月30日,商户将没有卖完的一次性塑料制品上交到乡里。(视界网 饶海涛 摄)

  国庆节长假,正是百姓宴请高峰。37岁的乡村流动厨师刘义军“赶场子”操办了150多桌酒席。“没用一件一次性塑料餐具!每天背着我新买的400套碗筷到处跑。”刘义军说。

  今年5月1日起,刘义军所在的崇阳县港口乡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,如塑料餐具、塑料袋等。“原本以为要打一场硬仗,没想到‘禁塑’比预想的顺利多了。”10月7日,港口乡党委书记张朝晖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,十一长假期间,全乡加大了对一次性塑料制品使用检查力度,没发现一起违规使用案例。他感叹:“老百姓的绿色环保意识比以前强了,‘禁塑’正当其时。” 源起:

  2016年,张朝晖调任港口乡,沿路都是红红绿绿的塑料袋垃圾和堆积成山的一次性餐具。走访村民,他发现有人一日三餐都用塑料餐具。一下大雨,河水退去,河道边树上都挂着塑料袋。“山清水秀之地,竟被塑料垃圾包围。”张朝晖心里不是滋味:“塑料餐具遇高温,对身体不好。塑料垃圾填埋地下,几百年也难降解,百害无一益!”

  他想在全乡“禁塑”,考虑涉及千家万户,要改变多年旧习,一定得投入很多人力物力。彼时,脱贫攻坚任务繁重,此事一直搁在张朝晖心里。

  今年4月份,咸宁市启动“五线五治”工作,即在铁路沿线、公路沿线、水体沿线岸线、重要节点沿线、村庄沿线,治脏、治乱、治差、治污、治本。“县里已脱贫摘帽了,恰逢‘五线五治’契机,‘禁塑’的事,该提上日程了。”张朝晖在乡干部大会上提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村支书们积极响应。小东港村党支部委员汪正说:“这几个月,身边几位亲人因病去世。大吉大利高手坛▼长期用药,如何降低副作用影,为大家健康,禁用一次性塑料餐具应成为一项自觉行动,而不是一项工作任务。”

  4月6日,港口乡启动宣传,将塑料制品的危害以告知书的方式发放到超市、早点摊、餐馆、学校等地。乡里还召集办红白喜事的流动厨师队伍开会,并根据经营规模,给予200元到1000元的补贴购买碗筷。

  4月底,乡党委将全乡划分成三个“战区”,每个“战区”安排7至8名工作人员。大家铆足劲,准备花大力气投入到“禁塑”之战。

  4月30日,“战斗”打响。三大“战区”同时行动,奔赴超市、餐馆、学校和部分农户家里。“在乡镇农村销售的一次性塑料制品,很多是‘三无’产品,我们准备据此要求商户停止销售并劝其上交。”张朝晖介绍。中午,大伙在乡里碰头,收起来的一次性塑料餐具、塑料袋等,堆了半屋子。聊聊经过,大家都觉得还挺“轻松”的,不少商户都是主动上交没有卖完的一次性塑料制品。

  9月18日上午10时许,记者在港口乡集镇看到,有的早点摊主在洗碗,有的摊主在消毒碗筷,每家店面门口干干净净。“以往这个时间,白色垃圾堆成山,环卫工忙得跳脚。”乡保洁公司负责人汪志祥说,以前全乡每天三四吨垃圾,现在至少减少40%。

  港口大道家家乐超市老板代汝珍说:“早就不想卖一次性塑料餐具,占地方、利润薄,还搞得门口塑料垃圾满天飞。以前别人都在卖,客人有需要。现在都不能卖了,挺好的!”“用碗筷,健康、节约。”福满楼酒楼的老板沈涛也为“禁塑”叫好,该酒楼每年大约用12万套一次性餐具,花费8000元左右。现在购买消毒柜、碗筷,总计只要4000多元,还可以用好几年。

  一个江西货车车队,常年从崇阳港口乡经过并在集镇上的美君酒楼停留吃饭。得知港口乡“禁塑”,这批司机开始自带碗筷。“‘禁塑’对生意没有影响,改变下习惯,对身体好,大家都愿意。”美君酒楼店主庞美凤说。

  县城一些小区物业群热烈讨论:“农村都‘禁塑’了,县城什么时候行动。”“确实要‘禁塑’!哪家买个菜,不是用好几个塑料袋,最后都成了垃圾。”

  有武汉的朋友联系张朝晖,打探“禁塑”是否属实并了解经过。许久没联系的青岛朋友,也给张朝晖打来电话:“深知塑料垃圾倾倒到海里对生态的破坏,‘禁塑’好啊!”

  回顾平稳的“禁塑”过程,张朝晖认为,只要是顺应民心的事,一定有强大正能量,“大家都知道一次性塑料制品的危害,只要下定决心,这事没有想象的那么难。”

  图文:崇阳港口乡禁用一次性塑料制品,2016年,张朝晖调任港口乡,沿路都是红红绿绿的塑料袋垃圾和堆积成山的一次性餐具。港口大道家家乐超市老板代汝珍说:“早就不想卖一次性塑料餐具,占地方、利润薄,还搞得门口塑料垃圾满天飞。